文化反攻:專訪谷得遊戲《世界2》制作人雷斯林
时间:Aug 13, 2015 10:13:26 AM

遊戲被稱之爲第九藝術,在文化交流中也作爲文化的載體,擔當了相當重要的交流的角色,日本的宅文化,二次元風行世界,同樣也有人把這樣的文化交流稱之爲文化侵略,縱觀國內的遊戲市場,往往是國外的不斷輸入中國,然後就在不久之前,國內遊戲開發商谷得遊戲,首開先河和日本SE合作,發行旗下産品《世界2》。威鋒網采訪了《世界2》制作人雷斯林。



威鋒網:日本SE史克威尔代理了咱们《世界2》的日服区的发行 ,是什么样机缘促使了这样一个合作的诞生?


雷斯林:其实就本身而言《世界2》在立项的时候已经做好了跨平台和全球化的2个准备,而谷得游戏和SE第一次碰面是在14年的TGS ,索尼邀请我们去TGS布置了一个小的展台,当时还蛮多的日本媒体来采访我们,但是当时其实还没有完整的版本。第二次正式的会谈是韩国的Gstar,在Gstar开幕前2天,我们就发布了《世界2》的单机版本,App Store 在整个东南亚地区都推荐了《世界2》这款产品,这算是SE正式看到了这个产品,在Gstar上SE就进行了正式的商务会谈,还蛮愉快的。不过SE并不了解谷得游戏,所以主要是介绍我们公司的情况。在Gstar结束之后2周的样子,SE的代表团就带着商业条款从日本直接到广州谷得总部,当天我们就确定了这样的一个合作。


《世界2》是SE在中國拿的第一款産品,也是第一次嘗試從中國拿産品到日本,這對于保守的日系企業是需要下了很大的決心,就這個決心和這個行動力就超出了我對日本傳統公司速度的預期。其實日本公司對中國公司通常信心並不太足,以往日本公司要針對中國公司達成一個合作,往往要有很長時間的調查研討研究才能決定,這一次SE的反應時間僅僅半個月就已經准備好商業條款,這對于我來說是一種認可和尊重。


對于谷得而言,我們想要走國際化的路線,想要出海,我們更看重和SE這樣的一個知名品牌的合作。SE是一個國際品牌,在國際上享有一個很好的聲譽,和SE合作其實對谷得遊戲的幫助非常非常大,簡單到《世界2》的代理發行,再到後期的一些開發都是會有一些合作。


威鋒網:一般我們都只能看到中國引進日本手遊,這一次日本引進《世界2》您覺得是個案,還是中國手遊逆襲開始了?


雷斯林:短期內我覺得是個案,因爲日本的手遊市場和國內的手遊市場差異度還是非常非常大的,基本上我們能看到有很多的日本産品到中國來,在日本可能是大賣,但是在中國可能就是成績平平,中國和日本兩個地區用戶的需求並不完全一樣,中國的産品到日本其實蠻多也是水土不服的。


威鋒網:《世界2》的日本本地化工作完成的怎麽樣了?


雷斯林:世界2日本市場的本地化工作已經做完了,應該會在9月份發布。


威鋒網:谷得遊戲《世界2》對日本市場抱有什麽樣的期待?


雷斯林:對日本市場的收入期待其實是沒有啦,其實中國企業能在日本市場做出很好成績的基本上沒有多少個,所以谷得並沒有說在日本市場做多少收入的這樣一個概念,至少目前是沒有的。


威鋒網:在和史克威爾SE這樣日本廠商溝通的時候是否有一些有趣的事情發生?


雷斯林:日本廠商很看重法規,他們和國內廠商不一樣,他們會把每一條法規都看的很重,其中一個例子就是女性的英雄角色,她有一個絲襪,我們的設計師設計的時候可能根據現在的一些潮流,在絲襪上設計的2個貓耳朵,我們看來其實是沒有問題,但是日本方面就看到,否決了這個做法,他們說絲襪帶貓兒朵在日本是有專利的,你們不能這樣做,細節到這樣的程度,一個角色的服飾專利,而其實我作爲制作人都還沒有留意到絲襪上有2個貓耳朵,這種事情,日本方面會很仔細很仔細的查看這些細節,這是很需要注意的一個地方。


威鋒網:《世界2》取得的相當大的成功,那麽咱們將怎樣進行《世界》IP的拓展?


雷斯林:其實現在可以看到包括《世界2》的遊戲産品,這個本來就是一個系列産品,除了之前看到的單機版和現在的網絡版,我們後面還有幾款世界2的系列産品會誕生,包含休閑向的,射擊類的,都會圍繞這個《世界2》去拓展,基本上會和現在的比如憤怒的小鳥,怪物獵人會很像,然後在周邊産業上,比如我的衣服,很多的手辦模型,設定集,我們希望爲玩家建立這樣一個文化。


現在我們也在和日本方商討,包括新番動畫的制作,傳統的IP是先出動漫再回來,現在有一些這樣的做法,先把産品做出來了,再去擴展。


威鋒網:作爲一名資深的遊戲制作人,能不能給網友推薦幾款遊戲呢?


雷斯林:其實在今年下半年,我們圍繞《世界2》會推出兩款細分領域的産品,大家可以期待一下!


搜索“谷得遊戲”關注官方微信(gudegames)立即獲取。
所有熱門精品遊戲,一個微信號全搞定!